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圆桌论坛|跨城文化强强联手 打造人文湾区超级IP

主持人:刘蓉

优秀的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的灵魂。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充分发挥粤港澳地域相近,文脉相亲的优势,将粤港澳大湾区建成人文湾区。广府文化,潮汕文化,客家文化作为岭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在共建人文湾区中展现不可或缺的文化担当,加强繁荣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

传统文化既要守正也要创新

佛山要加快“文化+产业”的培育。将传统历史文化遗产与新时代下的街区发展需求结合,在古城街区微更新中植入“文化+产业”,促进传统文化的活态传承。

 高涛 潮州市委党校科研处主任

自东晋咸和六年(公元331年)建制以来,潮州古城一直是粤东地区历代郡,州,路,府,县的所在地,是目前东南沿海地区风貌保存最为完整,文化底蕴最为深厚,历史文物最为丰富,地方特色最为鲜明的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今天,潮州古城之所以宝贵,正是源于承载着潮人千百年文化记忆的硬件载体得到完整的保护,潮州的历史文脉得到延续。这也是今天潮州在开发古城时必须坚守的发展理念,体现在两方面:

一,加快古城保育活化,奠定复兴基础

实施古城的保育活化,就是要在进行城市修复,更新的同时,尽最大努力保留住府城原有的历史肌理和城市个性。首先是要加快文物建筑的活化利用。以坚守发展理念对潮州文物资源的文化挖掘,周边开发,区域联动,业态注入等进行活化利用,让古城内的文物建筑“活”过来。其次是要注重历史建筑的保育工作。针对散布在古城的各个文物建筑的核心资源,大量新兴业态涌入古城,注入生机活力的同时,也避免对古城的历史风貌造成巨大冲击。最后是要推动古城街区的更新改造。潮州古城改造模式具有多样性,通过渐进式的“微更新”“微改造”,在修复和强化街区肌理的过程中,注入新元素,以建筑为载体完善社区生活配套体系,为古城街区的复兴奠定基础。

二,注重文化的传承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

随着潮州古城魅力的充分绽放,在古城的各类业态中,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身影。年轻意味着生命力,代表着古城的新鲜血液,他们同样是古城的保护者与传承者。但如果过于注重商业模式创新,而忽略对特色文化的融合挖掘,这显然是本末倒置的。古城目前的情况是商业氛围浓厚,但文化挖掘不够,这是阻断游客深度体验和消费的根源。在关于文旅融合发展的课题研究时,通过大数据分析,问卷调查,业态访谈等方式,我们推出一个结论:旅游的需求侧已经发生根本性转变,在游客的需求导向中,文化导向占据了第一位,其次是生活导向,第三是服务导向。

佛山在文化传承创新上,除了大力弘扬传统文化外,重点要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推动对广府文化的基础研究,组织各界专家学者对广府文化开展基础研究,通过系统整理和挖掘,以寻求“最大公约数”的方式来构建佛山特色的“广府文化”体系,选择一些目前影响力较大的文化载体,如李小龙功夫,舞狮文化,陶艺文化等开展权威性,系统性的梳理,实现规范化,标准化建设,以便于佛山文化的传承,创新,推广与产业化。二是加快“文化+产业”的培育。将佛山传统历史文化遗产与新时代下的街区发展需求结合,在古城街区微更新中植入“文化+产业”,促进传统文化的活态传承,依托文化发展来推动街区的可持续发展。三是加强传统文化的活态保护,实现可持续发展。推动“主客共享”的治理模式,从生活环境的改善,就业的增加,收入的提升等方面增加居民的获得感,努力为居民提升生活设施水平,保留悠游闲适的生活氛围,为游客提供“文,旅,城”融合的文化游览与活态体验。高涛

文化遗产保护活化有助于提升城市人居意境

 彭莹 佛山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

在城市更新的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整体性保护与节点的改造对城市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利用。武术,醒狮,龙舟等非遗项目所蕴含的文化精神,应该成为佛山市民人居意境追求中的情感认同,成为城市形象的文化支撑。

城市是人们工作生活的主要空间,新时期城市的形象塑造需要重点关注人与城市的关系。无论是新市民还是老居民,我们在城市工作生活时会进入许多不同的场景,这些场景连接了城市的过去与现在,所谓人居意境的美好追求,就是人们在工作生活的环境中有景,景中有意,意中有情。而这样美好的人居意境在城市何处呢?

佛山市祖庙是我们城市文化的地标之一,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祖庙供奉的北帝因为除水镇火的神灵之说与佛山先民冶铁舟渡的生存之需高度契合,至今仍被人们祭拜信奉。国家级非遗项目祖庙庙会也已经成为融世俗性,群众性,娱乐性为一体的官民共建民俗活动。近几年,我们跟踪访谈了三类人群,第一类是进行北帝诞仪式操演的群体,他们大多是来自黄飞鸿国际文武学校的新佛山人,在连续几年参与仪式展演后,逐渐成为了北帝信俗的新主体。第二类群体是由组办方组织回到佛山的华侨乡贤,祖庙庙会成为他们相聚恳亲和故里寻根的盛会。第三类群体是每年由学校组织的中小学生,通过参加民俗活动,增加了孩子们对地方文化的兴趣与认识。由此可见,一个城市的物质文化遗产通过建筑群落构建了历史场景,在空间上延续了城市的历史文脉,而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富含深意的仪式展演,形成老居民与新佛山人的集体记忆,城市的历史文化跨越时间的界限实现了代际传承。因此,文化遗产可以促使人对城市形成地方认知与情感认同,美好的人居意境就在文化遗产连接人与城市的空间中,记忆中与生活中,文化遗产成为城市留下记忆与形象塑造的重要载体。

在城市更新的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整体性保护与节点的改造对城市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利用。以顺德区大良旧城历史文化街区金榜—莘村大街修缮项目为例,这条1.2公里的街巷保留了浓郁的岭南民居生活气息,广府文化资源丰富,但其存在的问题也极具代表性:基础设施破旧,房屋产权复杂,违建现象突出,业态同质化严重。对此,我们可以采取以下保护策略:一是注重子项目与区域项目的整体性,多规融合,争取资源;二是通过对街巷各个节点进行创意设置,盘活以龙舟,粤绣,美食,鱼灯等具有广府文化特色的非遗资源,打造一条广府人文体验街巷;三是地方政府积极完善基础设施配套,利用公有物业作示范性改造,多元主体共建共创共赢;四是保护文化遗产的原真性,渐进式地分类分期实施,鼓励文化创新的同时广泛征求居民意见,适时保留街巷的生活场景,塑造城市历史岁月的形象。同时,我们要积极探索和推进文化遗产IP+新兴技术+新媒体传播的发展方式,以文化遗产的核心要素提升产品内涵,以产品创新激发遗产的生命力。佛山要加强对全市传统武术资源的统筹,整合与开发,重点提升几个代表性拳种,着力打造一个武术人物,推动“佛山功夫”IP做大做强,深化“佛山制造·中国功夫”的城市形象。武术,醒狮,龙舟等非遗项目所蕴含的文化精神,应该成为佛山市民人居意境追求中的情感认同,成为城市形象的文化支撑。彭莹

将文化的传承创新与民众的实际需求紧密结合起来

 侯鸿忠 中国客家博物馆副馆长,负责人

城市的文化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事业,不可能一蹴而就,更无法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因此需要城市管理者和建设者有长远的发展眼光,无论在财政支持,人才引入还是项目建设上,都要舍得投入,敢于投入。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间,客家文化从最初的零散的民间文化上升为一种系统性的文化现象,这其中经历了文化学者的自省自悟,学术争辩,调查研究,理论提升,以及众多客家名人志士的成功崛起和呐喊助阵,并最终成为客家民众当中自觉的文化认知。

近年来,客家文化持续迸发出新鲜活力,既基于客家民众的文化自觉,更有赖于客家地区政府层面的高度重视,全力投入及有效宣传。例如以客家人主要聚居地和衍播地自称的梅州,就将“世界客都”作为自身的城市定位,而河源自称为“客家古邑”,龙岩长汀被誉为“客家首府”,赣州被称为“客家摇篮”。从各地不约而同地将“客家”作为打造自身的城市文化品牌可以看出,客家文化具有其深厚的文化内涵及鲜活的生命力,可以为城市的持续发展注入无穷的动力。

客家文化作为一种民系文化,其显著的优势是可以通过相同的语言和风俗将身处不同地区的客家人群联系在一起,利用文化的共鸣唤起人们的归属感和自豪感,并将这种归属感和自豪感转化为城市建设发展的动力,利用不同背景,不同行业,不同身份的客家人的力量共同发展城市的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例如“世界客都”梅州,近年来通过建设客家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造中国客家博物馆(包括梅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举办世界客商大会和世界客属恳亲大会,举办客家学论坛,打造客家风情老街区,编纂客家文化系列丛书,推动客家围龙屋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打造客家名人故居等举措,将客家文化与城市建设紧密地结合起来,既保护和传承了优秀客家传统文化,又有效提升了城市文化软实力,从而进一步推动城市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

对于佛山包括其它城市的文化建设,我认为离不开以下三点:一是必须找准自身的文化定位,并对该文化的内涵和外延进行深入地研究和挖掘,只有定位精准,才能有的放矢,对症下药;二是必须将文化的传承和创新与民众的实际需求紧密结合起来,把文化变成城市居民的精神必需品,让传统文化在新的时代焕发出新的活力;三是由于城市的文化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事业,不可能一蹴而就,更无法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因此需要城市管理者和建设者有长远的发展眼光,无论在财政支持,人才引入还是项目建设上,都要舍得投入,敢于投入。  侯鸿忠

原标题:圆桌论坛|跨城文化强强联手打造人文湾区超级IP

来源|佛山日报

编辑|何欣鸿

 

 

 




Baidu